城里来了个牧马人

时间:2021-10-15 08:44:58 收藏本文
城里来了个牧马人

城里来了个牧马人

毕友三曾是边防线上的养马兵。在一次军事演习中,他受了伤,为不拖累部队,他主动打了退伍报告,回家乡小城自谋生路。

出人意料的是,毕友三是带着一匹马回来的,这匹红色的西南马,马蹄坚实、擅跳跃,长于走山路,毕友三给它取名“胭脂虎”。

毕友三把楼下的车库改了,装上马槽。每天天不亮,他喂了草料,就骑着胭脂虎到镇上溜一圈,人吼马嘶,蹄声“嗒嗒”比闹钟还响,同在草原巡逻边防线时一样。

自从听说了这事,镇长蔡富邦可是伤透了脑筋。作为镇长,他当然知道城镇不允许养马。且不说牲畜携带的病菌隐患,光是扰民这一条就太扎眼。一星期不到,镇长热线就被打爆了……但蔡富邦也当过兵,深知老兵离开部队总有个阵痛期,心里挺同情毕友三。

这天,镇上下了一场大雪。道路结冰,镇长的车在山路间徘徊,犹豫着要不要上去。车在冰面晃了几个来回,下定决心似的驶向山脚,可惜没开多远便打着转熄火了。

此时,一匹红马踏步而来,毕友三握着缰绳笑道:“你这样是开不上去的。”说着打马小跑起来。胭脂虎铁蹄铿锵有力,一个来回就把路面上的冰踩碎了,细长的马尾还绑着扫帚,顺便扫清了冰碴。

车门打开,下来的却不是蔡富邦。毕友三脸一红:“是你?”原来是镇长的.女儿蔡玲。她和毕友三是中学同学,读书时毕友三就喜欢蔡玲,后来他去当兵,两人便再没有联系。

“谢谢你,多亏了你 ……此处隐藏1708个字……徒见状,放弃追赶,赶紧从另一边撤退。

毕友三喝道:“镇长,你们下去,把马给我,我去抓他们回来!”

蔡富邦一怔:“不行!抓人是警察的事,你逞什么英雄?”

“等他们逃进深山老林就晚了,快!”毕友三不容分说,让父女二人下马,自己跨上马背,手持缰绳,驱策胭脂虎追着林中四道人影狂奔。

这山路崎岖,车上不来,人更难走,而对胭脂虎这匹山马而言,却丝毫不算难事。四名歹徒听着不远处的警笛,只觉得阵阵心悸,又被红马撵着,反而不敢往深山里藏,而是拼命逃往山下。那里停着一辆夏利出租车,司机早已被四名歹徒杀人劫财,藏尸后备厢。四人重拾弃车,发动油门开上了公路。

现在是深夜,公路上没什么车,路障也已撤掉,四周一片寂静。

“驾!”毕友三与胭脂虎如同一块炭火从黑夜袭来,紧咬住夏利车不放。

开车的歹徒急了,眼睛盯着后视镜里的疯子,耳听得警笛声声逼近……他们清楚,甩掉这块黏人的膏药,尚有一线生机借助黑夜逃跑,于是决定放手一搏,抬手挂了倒挡,脚下猛踩油门,夏利车以漂移姿态迎着胭脂虎急速倒退。

毕友三早已恭候多时,一声呼哨,胭脂虎人立而起,就要跳跃,结果“嘭”的一声,它却被夏利车撞了个正着,倒地不起。

原来,当初“赛跑”,只因高秘书心存善念,迎面第一反应是刹车。而歹徒存心杀人,即使速度远不如三菱汽车的夏利,一样以倒车方式撞趴了胭脂虎。

毕友三人仰马翻,却为警方争取了时间。环山公路那头,警方早已布下天罗地网,将夏利车成功围堵,抓捕了四名歹徒。

再后来,毕友三成了镇长的司机,从此不想养马之事……在那片山上却多了一座孤坟,里面葬着一匹红马。

《城里来了个牧马人.doc》
将本文的Word文档下载到电脑,方便收藏和打印
推荐度:
点击下载文档

文档为doc格式